投资纪实

投资新手第一次经历熊市的心路历程

on
April 13, 2020

在我学习投资的过程中,复盘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投资操作的复盘不但能帮我及时发现自己思维或者知识上的漏洞,也是一个认知自我的过程。因为新冠疫情的全球爆发,让我们在过去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就见证了那么多次历史(美股有史以来一共发生过5次熔断,有4次发生在上个月)。不论在这次金融危机中的投资是成功或是失败,恐怕都会成为我这一生中非常重要的经验,所以我觉得有必要记录一下这段时间的投资操作和心路历程。

在记录之前先简单介绍下自己,这样子也有助于看我这篇文章的人理解我当时做各种决策的原因。我的本职工作是个码农,从来没有正统的学习过经济和金融的课程,但是因为有着投资这么一个爱好,我陆陆续续也学了不少这方面的知识。我从2015年底开始投资美股,到现在大概有4年多时间,借美国长达12年牛市的光,基本上一直在盈利。我的投资策略属于价值投资,但因为自己知识和能力限制,现在依然还在探索属于自己的价值投资之法。

言归正传,现在来回顾下我这一个多月的投资经历。

2月19号,美股长达近12年的牛市达到了顶点,S&P500收盘在3386.15,而我的股票账户里的数字也到了历史高点。当时我的持仓是65%股票,主要是阿里巴巴(BABA),AT&T (T),Two Six(IIVI)这3支股票,加上30%的投资级公司债(SPXB)和5%的现金。当时我对美股的看法是,估值普遍过高,实在不知道买什么好。所以我卖出了不少股票,换成了公司债和现金。

在这之后,美股就开始了下跌之路。一开始我并没有在意,在下跌过程中还少量的买入了一些之前一直很想买但又觉得太贵的迪士尼(DIS),心里有一种感恩节打折买到便宜货的感觉。然而到了2月28号大盘已经从高点下跌了将近13%,市场上开始感觉到恐慌的气氛。我仍然把注意力放在个股上,买入了WestRock(WRK),一家我一直想买的做纸盒包装的公司。这时候我已经用掉了仅有的5%的现金储备,而且动用了差不多2%的杠杆,但我没有卖出任何之前的持仓。我依然没有意识到这是熊市的开始,当时美国疫情也仅限于西部,纽约还是一片祥和。

在28号之后股市有个短暂的反弹,但随着欧洲疫情失控,美股进入了加速下跌模式,恐慌情绪开始加速蔓延。而我则是完全开启了感恩节抢购打折商品的模式,在这期间我买了银行股花旗银行(C),国富银行(WFC),和航空股(DAL,UAL),还加仓了之前买入的迪士尼和WestRock。价值投资的人看到打折的股票很容易会按耐不住心里的激动,我就是如此。当时我还很高兴跟巴菲特一起抄底了航空股,然而这也成为本次暴跌中我亏损最大的投资,之后银行股和航空股都被我忍痛卖出了(原因之后分析)。

3月9号,沙特和俄罗斯送上神助攻,石油价格战正式打响,股市也终于迎来了那么多年来的第二次熔断。这时股市已经从高点下跌了19%,差1%进入熊市。我在熔断当天买入了Shell(RDS/B)。注意我仓位的同学肯定发现,这时候我已经大大超出了100%仓位了,事实是我动用了大概1.1倍的杠杆。但我并没有恐慌,因为我持有的公司债和AT&T都是非常安全的资产,我随时可以卖掉来填补融资的缺口。我当时对疫情的判断是,如果美国像中国这样控制疫情,那对经济的影响可能也就持续2个多月,而我买的都是行业龙头,2个月肯定能撑下来,到时候价值都会回归的。

然而疫情和股市的发展都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想。美股之后在3月12号,16号和18号3天都发生了熔断,即使没有熔断的交易日也都有巨大的跌幅。在这种连续暴跌的行情下,人的情绪是很容易被影响的。我一开始还依然我行我素的加仓之前买入的银行,航空,和那家纸盒子公司,但很快也开始有点慌了,因为在这样的暴跌下还继续加杠杆买入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我选择卖出了公司债(SPXB),把我的杠杆率降到一个比较安全的位置。有意思的是,大家都注意到在这暴跌的过程中,很多防御型资产比如国债,黄金都突然发生了很大的跌幅,专家们分析说是股市暴跌让很多投资者不得不卖出这些资产来对应margin call(增收保证金通知)。没想到我也为这波防御型资产的暴跌做了不少贡献。虽然我没有接到margin call,但也确实是为了降低杠杆才不得不卖出这些资产。

在这次暴跌行情的一开始,我的买入行为是比较随意的,并没有想太多。一是因为买入的公司都是一些行业大佬,我不觉得会有多大风险;二是这些都是一直在我雷达上的公司,我当时的心情就好像你看中了某件些东西却一直因为太贵而不舍得买,好不容易等到双十一打折就立刻兴奋地买个不停。随着到3月18号最后一次熔断结束,S&P500已经下跌了超过30%。而我面对1.3倍杠杆满仓的股票,就好像那个双十一之后面对满屋子的包裹和空空如也的钱包的你一样,恨不得剁手。

在那么多天的shopping之后,我开始冷静下来清点我的资产,并分析我面对的风险。很多人肯定要吐槽,这不是一开始就应该做的事情吗?然而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我不得不假设一些我能想象到的最坏情况,并对此做出对策。当时我已经很确定全球主要发达国家的经济都将面临2-3个月甚至更久的停摆。我据此作出了以下判断:

  • 经济活动可能会停滞很久,导致大量公司倒闭,甚至行业龙头都难以幸免。
  • 各国政府会救市,但救市并不一定会有利于投资者。公司可能会易主他人,而投资人依然血本无归。
  • 政府的救市行为可能会导致严重的通货膨胀。
  • 第二和第三产业受疫情影响最严重,但疫情过后第二产业会更快地恢复,而因为人们从疫情的恐惧中恢复过来需要时间,第三产业如娱乐业会恢复的更慢。

基于这么一些结论,我开始了一个调整持仓的计划。

首先我卖出了几乎所有的航空股,因为我觉得面对长达几个月的航班停飞,美国所有的航空公司都有倒闭的风险。而政府的即使援助航空公司,也会让航空公司们付出很大的代价,投资人依然可能血本无归。唯一保留的航空公司是Jetblue(JBLU),它的现金储备足够消耗3-6个月,甚至在削减支出之后可能可以坚持1年。但即使如此,它也仅占我持仓的3%不到。

第二,我大幅减仓了花旗银行。原因有两点,沙特和俄罗斯的石油价格战导致油价暴跌,开采成本较高的美国页岩油将面临巨大风险。而花旗银行的贷款里,石油公司占比是美国4大银行里最高的。另一个原因是如果将来产生严重通胀,对银行业的利润会有巨大的打击,银行业的恢复会滞后于其他行业。

第三,分散投资,甚至在同一个行业我也会选两支股票购买而不是只买一支。在现在的情形下不知道还会有多少黑天鹅飞出来,而分散投资是对未知的突发事件的对冲手段。于是在差不多一周时间,我的持仓从牛市结束时的3支股票增加到了17支。

第四,重点买入第二产业,我的投资重点放在5G上下游的制造业,因为我觉得疫情过后各国为了振兴经济会投资基建,而原本计划在2020年就要到来的5G建设肯定会加速发展。我一般不喜欢碰热门的概念股,因为它们的价格往往被炒的太高。但这疫情导致的全线暴跌倒是让我能以很便宜的价格买入这些充满潜力的股票。除此之外我也买入了一些汽车制造和炼油相关的股票以分散风险。

第五,选择公司的时候重PB(净资产),轻PE(市盈率)。我的选择比之前熊市最开始的时候更谨慎了。我会在同行业里比较公司的Tangible Booking Value(有形资产账面价值),现金储备,应收账款,库存,负债率,短期负债,Goodwill(商誉)占比等一系列指标,以此决定买哪支股票。

第六,卖出那些可能会飞出黑天鹅的公司。比如我之前买入了一些Eldorado Resorts(ERI)的股票,一家赌场娱乐业的公司,买入后也很快涨了60%以上。本来想长期持有下去,但因为发现这家公司有一个未完成的并购业务可能会导致大量负债,于是果断卖出了这家公司。加拿大太阳能(CSIQ)也因为它和其他公司爆出专利纠纷被我减仓。

第七,卖出阿里巴巴和AT&T这些前期跌幅较低的股票。这些股票因为前景相对比较明朗而跌幅较低,但之后的价值回归之路的涨幅多半也会低于其他股票,所以我选择卖出它们来降低自己的杠杆率。

第八,制定严格的杠杆使用规则。这次疫情让我意识到自己是一个风险偏好相对比较强的人,所以对杠杆的使用需要有点强硬的限制。我给自己的定的规则是,S&P500高于2300点的时候,杠杆率不能超过1.7倍,如果指数跌倒2000点,我的杠杆率会提到2倍,跌到1700点的话,我才能继续加杠杆到2.3倍。(我依然有一些其他的资产可以变卖用来回应可能发生的margin call,但我的目标是不动用那部分钱。如果没有这部分资产,我肯定使用更少的杠杆。)

有人肯定会问,为什么在这样的情形下还买入股票?我的想法是,我不相信世界会因为疫情而一蹶不振,疫情总会过去,中国就是很好的榜样。而疫情过后,那些没有倒闭企业肯定会回归到现在甚至更高的价值。得出这么一个结论是基于两点,第一点是各国的放水政策可能会导致通胀,所以资产的价格最终会比疫情之前更高,第二点是各行各业都会有倒闭的企业,而活下来的那些会占有更大的市场份额。所以作为一个坚定的价值投资者,我决定在市场恐慌的时候贪婪。

到4月9号收盘为止,我的持仓如下:

股票代码行业占比
IIVI光通讯/5G30.21%
WRK制造业(纸盒包装)22.69%
RDS.B能源(石油开采、炼油)12.76%
DIS娱乐(游乐园、影视、流媒体)9.94%
WFC金融(银行)8.66%
JKS新能源(太阳能)8.00%
GM制造业(汽车)7.93%
CSIQ新能源(太阳能)7.40%
C金融(银行)5.87%
SPXSS&P500 3倍反指3.45%
MU半导体/5G(内存芯片)3.42%
AMKR半导体/5G(芯片测试包装)3.09%
H娱乐(酒店)2.75%
DY5G(基站建设)2.36%
JBLU交通(航空)2.13%
STWD金融(地产、债券)1.52%
DK能源(炼油)1.24%
总计133.44%
截止于4月9号的投资组合

最近两周的反弹已经让我挽回了所有的损失,我的账户数字甚至超过了疫情之前的最高点,现在的杠杆率也始终维持在1.5倍以下。回顾这个阶段的投资决策,我觉得主要问题是前期的资金管理太随意了,其次是对于公司安全边际的分析不够谨慎而过早过多的买入了航空和银行股。对于后半阶段的调整我还是比较满意的。虽然事实上我如果不亏本卖出航空和银行股会有更多盈利,但那样子风险就完全超出我能承受的范围,所以我现在依然觉得卖出的决策是正确的。

以上就是这段时间我的投资经历。我这两天如果有时间还会写一点对于后市的看法,欢迎大家一起讨论。

TAGS
RELATED POSTS
3,054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o AmyJot / Cancel Reply